全站头条 >>塑钢窗如何安装塑钢窗推拉门的种类有哪些推推拉窗和平开窗的区别怎样先挑选好卫生间推
当前位置:首页 > 家装热点

春运双城记|想说爱你不容易,在广州讨生活的他们回家了

发布时间:2020-01-19 来源:

来源:经济观察报

1月16日,北京最低温度零下七度。

这是春运的第6天,人潮不断涌入北京西站,涌向耸立在北京西三环内的这座庞然大物。

他们带着一年奔波蜕下的疲惫,心怀即将归家的确幸,背上行囊,向北京做着或短暂、或永久的告别。

按照北京铁路局的预计,在这一天有22.2万人从这里奔向旅途。

作为中国北方客流量最大的火车站之一,每一年的岁尾,北京西站都在默默见证着这些人的匆匆离合。

从一城,到另一城。

来到广州。

2000公里外的广州市在1月15日这天迎来了25度的最高温度,入冬又“失败”了。

越秀区的广州站广场,被严格的划分出不同时段的等候区——像一条长长的流水线,密密麻麻的人群分割着布满了广场。

广州站是中国南陲人流量最大的火车站之一,也曾是中国春运的焦点,纪录片中显现了这样的场景:孤零零的车站被人海围挤在一侧,远远看去,只能看到一片黑色的颅顶。

这是两座中国经济版图的核心城市,从经济结构和资源禀赋的角度,这是两座皆然不同的城市,但是它们又同样容纳了数千万的人口,承载了他们的劳动、收获和人生的喜怒哀乐。

这也是两座中国式的归家图腾。现在,海量人群将从这里出发,穿过华北的薄雾,穿过冷地坚硬的空气,穿过华南的闷热,穿过南方绿色满布的山川,穿过2019年的收获和遗憾,回到家乡。

除了北京和广州,除了南方和北方,更多的城市会出现在春运浪潮的纪念册中,亦为这再一次的迁徙归途,烙下时代的印记。

经济观察报 记者 老盈盈1月15日,广州第N次入冬失败,太阳火辣辣的,没有风,感觉有点闷热。

位于广州市越秀区的广州火车站,迎来了它全年最忙的时刻——春运。各种提着大包小包的回乡人聚集在车站外面的大广场上,等待着上车的通知。广场划分了“十小时等候区”、“八小时等候区”、“开车三小时进站区”等,在距离发车还有十个小时以上的区域,也是人头攒动的,这些人有的站着、有的蹲坐着,但无一例外地盯着一个方向——广场上的那面大钟,这些归家心切的人都生怕错过上车和回家的时间。

人流量过大,火车站周边设有流动巡警,一时间,各种声音,气味混杂在一起,充斥着整个火车站。

这天,经济观察报记者也坐上了一趟发往上海南的幸福春运列车,聆听了一个个回乡人的故事……

一家四口之主的阿军

1月15日下午十六点,从广州开往上海南的T170在轨道上行驶着,车厢内一位爸爸叫阿军,他带着一家四口回老家赣州,车厢里很多都是他的江西老乡,他们来自不同的地方,见到各种素未谋面的老乡后感到非常亲切,纷纷用家乡话唠嗑。

阿军的太太是重庆人,有一个10岁的女儿,上小学四年级和一个4岁的儿子,上幼儿园学前班。

自从有了两个孩子,他感觉生活压力剧增,此前他在江门一家油漆厂工作,由于家庭的缘故,就在工厂附近租了一间三房一厅的房子,月租金九百多元,他的儿子读幼儿园学杂费一个月1550元。而阿军一个月才三四千的工资,几乎每个月入不敷出。

生活压力的剧增,让阿军有了到一线城市找新工作的打算,经老乡介绍,他到了广州海珠区一家纺织公司工作,老板包吃住,每天给老板跑腿打杂,有时周末也要干活,一个月下来工资的确比在江门油漆厂多了一些,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不能经常见到家人。

阿军来广州打工半年,只回过两次家。“我老婆跟我说,孩子整天见不到爸爸,一个劲在嚷嚷,所以就想让我回去,她说自己也出来工作,估计也能挣个两三千,这样就可以帮补家用,两夫妻不需要两地分居,也能经常见见孩子。”阿军告诉记者,他一直犹豫,在他看来,太太照顾两个孩子实属不易,不忍心再让她出来工作。

他琢磨着自己还得在广州打拼个几年赚点奶粉钱,年后要好好大干一场,不过让他头疼是回程的票买不到,他还得想想要不要跟老乡拼车返程。

年近花甲的打工老人

“这票提前一个月买的,不好买。”王阿姨看着手上的票说着,她今年五十多岁,有点消瘦,但精神不错。两年前,她和老伴从老家洛阳来广州打工,今年工厂提前放假就想着早点回家,可惜洛阳的票没买到,于是就买了一趟从广州到郑州Z190的硬座票,到了郑州之后再找车回洛阳,即便从郑州回到洛阳也要三个小时,但想着只要能回家,总比留在广州强。

过去,王阿姨和老伴在家里种地,收成不好,加上又没有退休金,在农村里不出来工作没办法养活自己,就有了出来打工的念头。“我们年纪太大,在郑州没有熟人很难找工作,后来有熟人说广州有活儿,只要身体健康,对工作负责,就可以来。”王阿姨的老伴说道。

他们被介绍到广州郊区一家饮料厂工作,一天工作12个小时,一周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

据王阿姨的老伴说工厂里的机器一开就不能停,工作量根据订单量来定,订单多的话完全没有休息的时间,订单少的时候还可以休息,但也要保证完成任务。效益好的时候一个月能赚到三四千元,效益一般时候,一个月勉强赚三千元左右。“工厂的流水线是两班倒,都是机器操作,倒不是很累,就是工作时间长,时间一长还是觉得累。”王阿姨说。“阿姨大叔你们回家还来么,我们可想你们,你们不要走。”临走时,工厂里的工友对他们依依不舍,他们想着过完年应该还会来广州,但没有准确的时间,因为回来的票还没买到。对于这两位年近花甲的人来说,人在哪里,工作在哪里,老伴在哪里,家就在哪里;互相照应,四海为家。

走遍北上广的青年

历经半个多月,陈龙终于抢到了一张从广州回河南周口K1008的坐票,1月16日中午就能到家了。回家后他会在家呆一段时间,帮家里盖房子,那是一栋两层高的小楼房,可以让一家五口都有各自的房间。

他今年19岁,来广州两个月,在黄埔区的工地上干活,现在,他最想去学一门技术活,能稳定地养活自己。

陈龙初中毕业没考上高中,就出来工作了,别看他小小年纪,他北京上海都呆过,只是时间都不长。初中毕业后他听说一线大城市工资高,也想出去见见世面,他首先去了北京,在北京一家理发店做小工为顾客洗头,后来不愿干了回到老家,在家呆了几个月,便无聊又跑到上海,在一家中餐馆做厨师助理,一年之后来到广州。

他是家里最小的孩子,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哥哥在部队,姐姐在上大学,家中老幺,父母挺为他操心,张罗着要给他在老家介绍对象,说是同一条村的邻居亲戚孩子像他一般大的,都谈婚论嫁了。他感觉自己啥都不懂还像个孩子,两顿温饱还解决不了,再找个女朋友,谁能养活她,他还是更愿意在外打拼一下。

临别广州,陈龙在工地上连着土壤摘了一束野花,包好后放进了涂料桶里,他喜欢生命力强的野花,回到家他打算把它们插在房子前的泥土上。广州的很多特产和礼品他买不起,但毕竟总是在这座城市呆过一段时间,无论未来是否还会踏上这片土地,还是希望能带点属于它的东西回家。

告别广州的打工妹

阿珊今年26岁,来广州一年多,在白云区的一家电子厂上班,这次回西安就不打算再回来了。

她每天从早上八点工作到到晚上九点半,却月赚不到4000元,包住,吃的包两餐。

刚开始选择来广州,是因为阿珊的哥哥刚好在广州的工业区做销售,但是因为她哥家里孩子太小,而且老是生病,他走得太远不方便,后来就回老家了,她在广州也没有认识更多的人,所以过完年也不打算在广州继续呆下去了。

谈及对广州的印象,阿珊感觉不是太好。首先是南方饮食太清淡,像她们北方人根本吃不惯,都是自己在外面吃;其次气候比较潮湿,夏天的时候又非常闷热,只要离开空调房出门,汗就不停地往外冒;再次虫子太多,她在北方从来没有见过蟑螂,第一次看见它的时候阿珊整个人都吓傻了。

阿珊之前也在江南一带工作过,那边的饮食和气候她都还比较能适应,总体来说要比广州好。她和她朋友都比较喜欢旅行,每个月几乎都会出去玩一下,边玩边工作,南方她们已经去过二十多个城市了,几乎把南方的山川河海都走遍了,美食也都尝遍了,回家也就没有遗憾。

西安虽然没有广州发达,其实工种的选择也是挺多的,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回到西安不会再选择工厂了,之前也是偶然进到了工厂工作。阿珊觉得自己口才不错,形象气质也挺好,或许可以到地产公司的售楼部尝试一下地产销售,她之前有个老乡也是做这方面的工作,赚到了一套房子的首付。

(采访对象均为化名)

相关文章:春运双城记 | 问征程也问归期,那些离开和离不开北京的人

责编: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Copyright ©2019- 2019 http://www.liliso.net/ All Rights Reserved

'); })();